能治新冠?千金藤价格暴涨一天一个价种植户:订单多到发不完!相
发布日期:2022-05-26 15:14   来源:未知   阅读:

  据初步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十余家上市公司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就千金藤素相关情况进行澄清。此外,还有多家上市药企因概念炒作而产生股票异常波动。业内人士提示,

  据中新财经,“最近几天千金藤价格变化很快。”17日,安徽亳州一家药材销售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13日、14日的时候,当时还没有火起来,千金藤零售价格最高也就60元一公斤,还有每公斤二三十元的。”该负责人说,“今天(17日)大货(100公斤起)已经卖到110元一公斤,零售达到160元一公斤。”

  据该负责人透露,最近很多老客户也在询问千金藤,有人是要买回家煮水喝、有药厂要做提取,包括一些诊所医院也都在求购千金藤。

  据红星新闻,在中药材行业真正大火的是千金藤圆片切片。但由于金银花的藤也被称为千金藤,因此中药材市场上有人鱼目混珠,用金银花的藤充当千金藤售卖。

  据相关中药材网站,有来自广东的千金藤供应商的此前售价为43元/公斤,也有来自江西的千金藤供应商售价48元/公斤。

  “一天一个价,现在千金藤单买最低售价160元/公斤。”有来自安徽的中药材批发商告诉红星资本局。

  该批发商告诉记者,千金藤在前天仅为40多一公斤,但昨天价格就开始疯涨。“昨天有客户买了一吨,我们的报价是93元/公斤。”

  据悉,近日在一些社交媒体上,也出现多条收购千金藤的信息。不少人表示,“大量收购,可上门收货。”

  据红星新闻,“太火了这个苗,你快点定,可能两天就没了。”有售卖种苗的种植户称,大批量的种苗价格可以低至2元/根左右。

  该种植户称,虽然单价只在2元左右,但毛利润却有1.2元,加上所有人工快递成本,毛利率可以达到60%。

  而在千金藤种苗大火之前,批发价仅为1元左右。红星资本局搜索多个电商平台,目前千金藤种苗的单价大致都在10元/根左右。

  上述种植户称,目前还有几万单订单还未发出,目前手上还有几千根,到下个月,会将规模扩大到10万根。

  此外,还有种植户表示,其也要继续扩产,由于大火,所以并不准备降低10元左右的单价。

  记者了解到,多数种植户的千金藤种苗为种子繁育而来,其主要是根部生长繁衍。

  根据北京化工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5月10日,我国科学家发现的新冠治疗新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授权。专利说明书显示,10uM(微摩尔/升)的千金藤素抑制冠状病毒复制的倍数为15393倍。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该专利名称为“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及其应用和药物抗冠状病毒感染的应用”,而所谓的千金藤素可以在体外抑制病毒,是一种与新冠病毒在S蛋白表达上很相似的穿山甲冠状病毒。

  “穿山甲冠状病毒xCoV,其与SARSCOV2的S蛋白同源性达92.5%,xCoV感染细胞的受体与SARSCOV2一致,均为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但xCoV不感染人,可用于抗SARSCOV2病毒的活性药物、疫苗的筛选,还可用于制备抗SARSCOV2病毒的减毒疫苗或灭活疫苗。”专利说明书如是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千金藤作为中药材的主要功效和作用为清热解毒。据药监局官网,目前有云南白药集团大理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白药集团文山七花有限责任公司、沈阳管城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生物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四家公司的千金藤素片拥有生产批号。

  对此,金藤素相关专利发明人童贻刚提到,目前四家拥有生产批号的企业只是有批号,但并没有生产,在中国是买不到这个药。这次报道引发关注后,有企业对这个比较感兴趣,有批号的四家企业中也有人找到童贻刚。

  获得发明专利授权意味着什么?据中新经纬,某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表示,该药品专利更类似于防御性专利,但需要根据专利检索与分析来进一步确定。“如果你发明了一种新药(新的分子式)、药品的新用法,或者可以用更少的成本或者更少的时间来制备出效果相同的药品的制备工艺都可以申请专利。”该从业人员说道。

  根据公开资料,在化学、生物医药领域专利申请中,我国对于创造性评价需要通过对比实验数据来证明。据《专利审查指南》第二部分第十章规定,已知产品用途发明,要求该新用途不能从产品本身的结构、组成、分子量、已知的物理化学性质以及该产品的现有用途显而易见地得出或者预见到,而是利用了产品新发现的性质,并且产生了预料不到的技术效果,才具备创造性。

  由此,从能够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而言,或意味着千金藤素体外抑制病毒得到证实。

  就专利而言,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童贻刚教授16日在直播中表示,目前该专利的PCT(专利合作条约,专利领域的一项国际合作条约)已经过期。上述知识产权从业人员解读道,“PCT过期的影响在于,以美国为例,如果PCT过期,美国审查员检索到中国五月份公开的这个专利,就会把这个专利作为现有技术来驳回在美国申请的这个专利。”对此,童贻刚表示,团队目前正在重新递交PCT申请。

  据界面新闻,与此前引发舆论关注的一些“抗新冠”药类似的是,童贻刚团队目前针对千金藤素也只做了细胞水平的体外实验。

  原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研究副教授张洪涛告诉界面新闻,“抑制病毒复制15393倍”这一数据在某种程度上没那么重要,因为在体外,例如使用酒精同样也可以使病毒减少上万倍。

  最重要的还是要回到人体试验上,看千金藤素是否能在人体试验中达到这样的抑制效果。“就好比你用70%的酒精能够把病毒全部消灭,但你不可能喝酒之后,让血液里的酒精浓度达到70%。达不到这个程度,就没有办法实现这个药物的效果。”张洪涛说。这也就是在新药研发上通常所说的“血药浓度”,如果无法在保证安全性的前提下达到所需的血药浓度,也就无法起效。

  实际上,仅仅作为一款“有前途的候选药物”,目前说千金藤素有望用于治疗新冠,还遥遥无期。

  众所周知的是,新药研发需要经历药物发现、临床前研究和包括多期试验在内的临床研究三个阶段,以证实或发现试验药物在临床、药理、药效学方面的作用、不良反应,及吸收、分布、代谢和排泄特征,确定试验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有数据显示,在新药研发中,感染领域的临床试验中位数时长为7.1年,新药研发成功率仅为19.10%,而临床前体外实现效果优异,但人体临床试验失败的候选药物可谓数不胜数,从这一角度上看,千金藤素并无任何特别之处。

  张洪涛进一步表示,哪怕有动物实验的一些初步数据,可能更容易判断千金藤素在人体内的效果。就当下的研究进度而言,还是有很多未知因素,距离真正的成药和审批上市还有非常远的距离。此外,他还指出,当下可能存在对于千金藤素的炒作,比如直接去购买含有千金藤素的植物食用,以此预防新冠,这都是“有跳跃性的、不可行的”。

  借此概念,5月16日生物谷、优宁维、大理药业、步长制药、华北制药、千金药业等公司股票上演涨停潮,生物谷更是以两个“30cm”遥遥领先。

  5月17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致电生物谷销售服务部,接线员工表示公司目前并不销售千金藤素相关产品,公司虽有千金藤素药品批文,但并未开始生产,也没接到开始生产的相关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自5月16日晚至今,已有华北制药、千金药业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在公告中,上述公司同时也进行了相关澄清。公告显示,多家遭到市场“热炒”的上市药企其实并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业务。天津创游世纪科技有限公司

  华北制药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显示,公司股票于2022年5月12日、5月13日、5月16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的有关规定,属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该公司同时表示,近日,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报道中提及“华北制药与专家团队有千金藤素相关技术合作”。经公司核实,目前,公司未与相关专家团队开展千金藤素技术合作,公司也没有千金藤素相关产品。

  此外,千金药业因证券简称带有“千金”也遭到了盲目炒作,5月16日涨停收盘。16日晚,千金药业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并在公告中澄清称,公司没有千金藤素的生产及销售。

  千金药业公告显示,公司主要产品妇科千金片中的主要成分黄藤素是干燥藤茎中提取得到的生物碱;千金藤素是从防己科植物头花千金藤、地不容中分离提取的双节基异喹啉生物碱。两者不是同一种物质,在化学结构、药理作用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步长制药也在5月16日晚发布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近日关注到有媒体报道将公司列为千金藤素概念股,经核查,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丹红制药有限公司(原菏泽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拥有“一种盐酸千金藤素的制备方法[专利号:ZL1.0]”的发明专利,但公司目前无千金藤素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

  生物谷则在5月17日发布的股票异常波动公告中表示,公司具备生产千金藤素片的设备和技术条件,且2020年4月28日获得该药品再注册件,药品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25年。由于近两年未生产销售该产品,恢复生产时,需向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现场检查申请,经云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现场审核合格后方可上市销售。公告同时显示,最近2个有成交的交易日(2022年5月13日、2022年5月16日)以内,公司股票收盘价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63.14%。

  据经济参考报,业内人士提醒,千金藤素刚刚经历药物发现阶段,后续成功上市需要经历较长过程,不确定因素较多。目前来看,市场对于相关个股主要系概念炒作,投资者应当注意风险,避免盲目跟风。

  5月18日,“千金藤概念股”股价纷纷回落,其中生物谷股价跌16.69%,报收11.08元;华北制药股价跌停,报收7.44元;步长制药股价跌8%,报收21.17元。

  据澎湃新闻消息,千金藤素相关专利发明人童贻刚表示,二级市场波动与其没有任何关系。

  对此,每经评论员胥帅评论道:一个概念,鸡犬升天,这次资本市场的题材主角轮到了千金藤素。

  一时间,A股千金藤素炒作此起彼伏。可笑的是,千金药业卖妇科药,竟然因为名字带有“千金”,也迎来资金追捧。

  千金藤素这两条消息放在一起存在一种因果关系诱导,即千金藤素的需求已经爆发,种苗涨价证实了这种需求。但实际上,千金藤素的产业化预期还很远。

  首先是公布的千金藤素数据是体外实验的结果,体外试验和体内是两码事。况且,从实验室数据到获批上市,还要经历成药、动物实验以及临床试验。每个过程都面临漫长周期和不可抗力,没有经历过这些流程,新药都不算走完整个商业化流程。

  其次,千金藤种苗涨价虽有市场供需原因,但这种原因又有很多种类,比如因季节导致的供需错配。在这两年,中药材原料药处在涨价周期,千金藤种苗价格上涨也可能因为这一原因。将千金藤种苗涨价和新冠联系起来,这其实是错误归因。

  从大理药业、生物谷、千金药业这些被热炒的概念股看,有的压根就没有千金藤素,有的已未生产,远远没有到大规模使用千金藤素治疗新冠的时候。

  更何况,还有部分热炒股才因资金占用等问题被监管关注。比如,生物谷近三个交易日累计涨幅高达74.31%,只因为它称具备生产新冠治疗新药千金藤素条件。而笔者注意到,5月初,生物谷才因控股股东金沙江违规占用资金问题被北交所问询,金沙江还收到云南省证监局采取的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尽管公司给了人无限遐想的空间,但在缺失的内控面前,这些都是苍白的。上市公司有了公司治理的基础,才能去谈发展,这是常识。

  但有没有这些常识不重要,只要执念够深,情绪够高涨,“说你有,你就有”的无厘头炒作就依然会继续。但历史经验证明,无厘头炒作就像一阵风,来得快,走得也急。最早把瑞德西韦视作新冠的治疗物,当年也引起一番热炒。但时隔两年再看当年概念股的股价,哪一只概念股不是回到了原地?

  好在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时代,上市公司越来越重视热点事件的信息披露。最近两日,多家上市公司对千金藤素辟谣,这有助于及时扭转题材疯狂炒作的歪风。这些上市公司作出了榜样,希望更多的上市公司也能在合规的信披平台披露真实信息。

  除此之外,监管层也应该注意核查题材炒作当中是否存在多个账户操纵、坐庄“抢帽子”等违规行为。应重点关注是否存在资金操纵方利用自媒体散布传言,利用资本优势拉抬股价牟利。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中新网、红星新闻、北京工业大学、界面新闻、澎湃新闻、每经网(评论员:胥帅)、经济参考报、公开资料等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Power by DedeCms